钟表师米长虹:巧用麦秆羊脂玉 成就手表中国风


谈起钟表界贵族,国人言必称卡地亚、宝玑、伯爵、江诗丹顿、梵克雅宝……殊不知深圳亦有高手,不拼镶钻拼麦秆,玉雕、漆画、黄金微雕、珐琅等中国传统手工艺轮番上,连续4年在瑞士巴塞尔钟表珠宝展大放异彩。缔造了中国钟表“神话”的廊桥(LONGIO)创始人米长虹,今年以麦秆镶嵌工艺再获世界关注,于5月30日参展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珠宝展。

在国际钟表市场上,如何与瑞士钟表业的诸多百年品牌争高下,是每个中国钟表原创品牌面临的棘手问题。“面对有悠久历史和精湛工艺的国际大品牌,中国手表仍处于劣势,机芯精细度是最大的短板。”廊桥表创始人米长虹说。他另辟蹊径,从中国文化、传统手工艺着手,走出了钟表制作创新之路。

每年3月的瑞士巴塞尔钟表珠宝展是全球钟表珠宝业的风向标。在2014年巴塞尔展上,米长虹推出了麦秆镶嵌工艺腕表“空中霸主”猎鹰款和“阿斯马拉·草原之王”非洲狮款,为全球首创,精湛工艺获得业内人士和海外买家认可。

米长虹告诉晶报记者,麦秆镶嵌工艺化腐朽为神奇,在中国有两千多年历史,却鲜为人知。在河南濮阳,几十元就能买到一幅麦秆画。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发现了一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的麦秆画,画中的鸟很有质感,让他萌生了将这种工艺“跨界”用在手表上的想法。

米长虹认为,麦秆画工艺特别适合演绎动物皮毛的质感。然而从直径50厘米的画布到方寸之间的手表,镶嵌麦秆的难度倍增。

一块麦秆镶嵌工艺腕表的产生并不容易。因为麦秆取自一种产量很低、天然光泽特殊的麦种。麦秆需要去头掐尾,仅留中间一小段,经历割、漂、刮、碾、烫、熏等工序,再将麦秆细切如丝,经工艺大师巧手逐层镶嵌,才能以物赋形,创造出有立体感的猎鹰羽毛和非洲狮毛发。

记者拿起表近看,可以看到鹰羽丝丝锐利,雄狮鬃毛飞扬,画面凸出如浮雕。米长虹说,这种表产量很低,为限量版,以“草原之王”非洲狮款为例,一个月只能做出3块表,还是在有助理做好所有准备工作的前提下。

米长虹说,廊桥曾有10多年的德国钟表品牌代工经历,2009年转型做自主原创品牌。为了扬长避短,他专攻“中国传统工艺表”这一点。2011年,他以羊脂玉表“神话”名震巴塞尔展,此后以每年推一种新工艺表的步伐在世界钟表界打响深圳设计的名号。今年,他将传统手工艺表独立出来,创办了设计师品牌“米长虹时间艺术M.C.H.TIME ART”,传承和创新中国传统手工艺。

他的传统工艺表创新史

2011 羊脂玉表“神话”,首创两项世界级玉雕工艺。

2012 黄金微雕“飒露紫”表再现唐太宗“昭陵六骏”浮雕之一。

2013 “雅颂”系列表,集镜像反绘、瓷(铜)胎画珐琅、漆画晕金等手工艺于一体。

2014 “天空霸主”猎鹰表和“阿斯马拉·草原之王”非洲狮表,麦秆镶嵌工艺令表盘上的动物毛发如刺绣。

Q&A

(晶报&米长虹)

寻找工艺大师

真心不容易!

Q:飒露紫、雅颂等手表蕴含了许多传统文化元素,外国人能看懂吗?

A:对精湛工艺的审美,老外没什么障碍。比如西方也崇尚骑士精神,“天空霸主”猎鹰表就深受美国人、中东各国人的喜爱。在中东,沙漠猎鹰是贵族活动。中国古诗词咏颂的荷花在西方绘画摄影作品中也常见。不过,用中国传统手工艺做设计,的确不宜打上太鲜明的中国烙印。

Q:为什么专攻传统手工艺制表?

A:中国钟表品牌一直给人以“只会做低端”的印象,我们能与国外百年品牌相比的,是文化,而且是用中国最牛的传统手工艺表现的文化。没想到这反而推动了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和创新,并让外国人认识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工艺。

Q:寻找工艺大师很难吗?

A:是的,钟表设计找工艺美术大师难,即使找到人,不少大师还很排斥,认为把传统工艺运用到手表上难以实现或者属于噱头。我第一次请鼻烟壶内画大师合作,连面也没见着,就被他以“尺寸太小画不了”为由拒绝了。后来我找了河北的画师画了一片当样板,又通过他的女儿兼经纪人沟通了几次,才得见真颜。每次想在手表上运用传统工艺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不少大师习惯于固守自己所在的传统领域。

Q:下一步想在手表上融合什么工艺?

A:我想用晕金和漆雕做一个花卉主题的绽放系列。漆雕常见于古代皇宫的木制家居用品上,目前市面上做的还不够精细,我正在研发中。

Q:能坚持一年研发或活用一种新工艺吗?

A:不一定。因为传统手工艺传承越来越难,比如漆雕,工作环境很差,大多数有艺术功底的年轻人都不愿意投身这些行业。

羊脂玉表成“神话”

2011年为廊桥在国际钟表舞台打响声誉的“神话”手表,首创两项世界级玉雕工艺,一为螺纹表壳及底盖,二为榫镶连接的表链。之后有国际品牌想做玉表,却无法复刻其工艺,不少买家想购买,廊桥却不再生产玉表。

对此,米长虹感叹,羊脂玉表制造难度太大,特别是手持玉料雕刻的过程中不可测风险很大,玉料耗材多,成本太高而且材料稀缺。从寻料、找工匠到测试、制表,前后历时两年半才出了一块“神话”表,这是原创品牌的标志,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卖。

米长虹告诉晶报记者,2009年从代工转原创时,他就开始筹划做玉表,因为他常到新疆采风,曾偶然花300万元买得一块2.68公斤重的羊脂玉。那块玉中间有裂痕,对珠宝商是大忌,对钟表师却是“捡到了宝”,因为做手表可以顺着裂纹把玉剖开,这么大块玉又保证了手表总体的色泽一致,以玉器市场的价格而言会是天价。

有玉料不易,找工匠更难。因为玉雕表有两个技术瓶颈:一是用玉做表链,需用鲁班发明的榫镶工艺,而这一工艺几近失传;二是用玉做螺纹表盖,要确保绝佳的防水性。寻寻觅觅,米长虹在收藏市场偶遇马大师,马大师的烟斗钻孔一体成型工艺让他看到了实现玉雕表的可能性。他们一起研究榫镶和螺纹工艺,在便宜的玉上试验了近一年,才真正动刀制玉表,雕工就花了7个多月。

除了玉雕,“神话”表还运用了黄金微雕、珐琅等传统工艺,都有很高的难度。米长虹说,“黑色表盘是珐琅的,而大红、大黑两色珐琅最难烧制,需要近千摄氏度的高温,稍低一点表盘就会起泡,我们烧了几十片才挑出来两片,一片用在‘神话’上,另一片用在‘国色’中。”

晶报记者 王小欢/文 张定平/图 2014年05月23日

http://jb.sznews.com/html/2014-05/23/content_2883218.htm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尚無標記。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COPYRIGHT@2017 LONGIO WATCH.CO